我的位置: 首页 > 毕节 > 正文

贵州好人丨毕节刘虹艳:残疾女青年,为抗疫捐出所有存款

  “我今天把工资卡上的一万多块钱全部捐了,一分都没有剩。”今年2月17日,就职于毕节市赫章县融媒体中心的刘虹艳,下班刚回家,就把这个“震惊”的消息告诉了家人。

  “妈妈,您把款捐哪里了?全部捐了,那我们家还怎么生活呀,更重要的是,您还要看医生、开药治病呢!”儿子着急的问道。

  刘虹艳常年生病,因为腿部股骨头坏死,还落下了肢体残疾。更为严重的是,股骨头坏死导致的其他病症,每年都要让刘虹艳一家花费不菲的医疗费,就算有医保报销,自己也还要再垫上4、5万块钱左右,这对于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家庭来说,无异于是一个沉重的负担。甚至在2019年,刘虹艳看病钱不够,还不得不求助于年迈的父母。

  所以,当听到妈妈把工资卡上的钱全部捐了时,儿子唐源特别着急。

  “妈妈把钱捐到湖北鄂州和中科院了,帮助叔叔阿姨们抗击病毒以及科学家们研制药物。没事的儿子,买菜我们可以先用蚂蚁花呗,看病买药我们还有医保卡和信用卡啊,过了这段时间就发工资了,我们省吃俭用一下就可以了。现在疫情这么严重,我们能出一点力,病毒或许就早一天能被控制住。”刘虹艳安慰道。

  在一旁的丈夫听了之后,也对儿子说道;“别怕,儿子,钱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和大家一起面对困难,这钱应该捐。”

  就这样,刘虹艳捐款的行为得到了家人的理解与支持,要知道,这钱捐了以后,不仅他们家的生活得拮据一段时间,腿脚不方便的刘虹艳一直想要买一辆代步车的梦想,同时也又要延后了。

  但刘虹艳并不后悔。新冠肺炎病毒肆虐全国后,刘虹艳所工作的毕节市赫章县融媒体中心,从大年初二就开始上班,单位领导及同事每天都忙于深入基层,在疫情阻击前线作宣传报道。刘虹艳也想冲锋到前线,但腿部残疾的她只得“留守”办公室,负责编辑工作。

  看着不断飙升的感染人数,刘虹艳和大家一样心急如焚,盼望湖北前线能控制住疫情,期盼国家尽快研制出特效药,成了她最大的期望。

  因此,在工作之余,她总是在关注着疫情的进展以及新冠肺炎病毒药物研制的报道。在得知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完成新冠病毒重组蛋白疫苗设计并正进行动物试验的消息后,她就想着,自己作为普通人,也应该贡献一点力量才是。自己不能像医护人员那样与病毒贴身肉搏,不能像万千基层工作人员那样站在防控一线,更不能像科学家那样做实验研究,那自己就只能捐款,尽最大的层度去捐。

  刘虹艳决定,要把工资卡上剩余的10862元钱全部捐出去,一部分支援湖北鄂州的疫情防控,一部分支援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的药物研制。

  通过向赫章县红字会打听捐款的路径,刘虹艳终于找到了合理的渠道——通过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官网转赠给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并且在单位组织为湖北鄂州捐款时,一并将钱分为两部分捐了出去。

  捐款那天,刘虹艳在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官网的捐赠留言中写道:“我是一个普通人,现捐赠一点微薄的资金给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我盼望研究所的科学家们,早日研制出能克制住新冠肺炎的药品,给受病毒感染的人以力量,给所有抗击病毒的人以希望!”

  完成捐赠后,刘虹艳收到了一份印有“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印章的电子捐赠证书,她说,真希望这个捐赠书是一张幸运符。有人说她不理智,把自己捐得一分不剩,她却说:“我虽然捐了工资卡上全部的钱,对于整个疫情防控,甚至只对于药物研制来说,都只是杯水车薪,但我相信,再看似微不足道的努力,只要尽了全力,就一定能以小流汇聚成江河的力量。”


残疾女青年刘虹艳,把自己存来买代步车的钱,捐赠到了抗疫一线。张菊平 摄



杵着拐杖的刘虹艳,通过赫章融媒体中心统一的捐赠二维码,把自己的存款全部捐了出去。余泽仙 摄



助人为乐的残疾女青年刘鸿艳。 张菊平 摄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李坚
  编辑 喻辉
  编审 施昱凌